迫人喜歡

人,應該明白,就算你自己覺得啱既嘢其他人都唔一定喜歡! 好似我咁,衰多口成日話人呢樣嗰樣,咪乞人憎囉!咁可以點? 一係就唔好理其他人憎你,否則就改左個衰性格唔好成日話人囉!
但係,又要做啲別人唔喜歡既嘢,但又唔准別人憎你,更加立法仲要人讚美你,真係好攪笑! 咁樣係接近瘋狂呀!你唔好以為好威武,遲啲自己都控制唔到,嗰陣就後悔莫及!

分類: 未分類 | 在〈迫人喜歡〉中留言功能已關閉

沙煲

功名利祿,權慾薰心! 坐進那高干辦公室,坐在那寬大的寫字枱前,找到心理上的滿足。
可是,滿足背後,你卻是個沙煲! 用嚟試路既沙煲。冇事,可繼續推行,則你好彩但亦無功。否則,不幸被扑爛,則你唔好彩,但無人可憐你。
做官好嗎? 光宗耀祖? 還是只求心理滿足?

分類: 未分類 | 在〈沙煲〉中留言功能已關閉

高牆

其實呢個係好得意既問題! 以前我聽過有人講 “呢個民族不喜歡改變!”,可能啱既。幾千年以來,呢個民族,都係 ‘封閉’,’拒外’既。好簡單,只雖睇下歷史,呢個民族不斷起高牆,不斷延伸,加固把自己 ‘圍’ 起來。
那是否除了起高牆就沒有其他辦法保護自己?還是根本就係想和其他分隔開,不接受? 反觀其他大洲歷史裡也有很多國家,但卻又沒有起高牆把自己關起來!
其實,攪這麽多 ‘法制’,又要封殺這個禁制那個,又監管限制訊息流通,咁同起高牆又有什麼分別呢?
不過,可能就係民族性或者自小教育,呢個民族並不覺得有問題,相反,覺得其他不接受的人都有問題!

分類: 未分類 | 在〈高牆〉中留言功能已關閉

任何 ‘法’,只能心理滿足維護面子,根本沒法解決問題。全世界所有地方都有’法’, 亦有 ‘執法者’, 但仍然很多人’犯法’, 而且 ‘犯法’ 既人多少,還要看看什麼國度,不一定 ‘法’ 多或’法’嚴就會少人’犯法’ ,有時候,太多宣傳多於實際既’法’,反而有更多人’犯法’!
能否制定一條’法’,可使人唔貪錢呢?如果可以,則這世界會美好很多。

分類: 未分類 | 在〈法〉中留言功能已關閉

願望

每一個人都有願望,而且一生中,有不少願望。
小孩子基本願望是在一個快樂家庭中長大,有美好的童年。不過,這個願望我是落空了。
每個年青人,放下課本投身職場,都希望能平步青雲,起碼一生安安穩穩。但我的一生卻波濤洶湧,什至是驚濤駭浪!
每個男人都希望娶得賢妻,有個温馨家庭,妻賢子孝。但可惜我連一絲 ‘望’ 也看不到。
人,到老了,只希望能安享晚年,不用再勞勞碌碌。不過,我這希望也應該落空了。
平平穩穩也好,驚濤駭浪也好,怎麼也捱過了一生,但,捱到的卻是全數給了別人,到頭來,自己最後只得個 ‘零’!

分類: 未分類 | 在〈願望〉中留言功能已關閉

兵略,國策

事到如今,巳是騎虎難下! 這要追溯番 80 年前,紅軍成立開始。
毛澤東熟稔 ‘百戰奇略’,’軍無財,士不來。兵不憤,不殺人’。想要幾拾萬兵員都肯聽話,同仇敵愾,齊心憤勇殺敵,則必以激,激使其怒,此為 ‘激將法’,所以當年要拍大量樣版戲,唱紅歌,統戰部再攪啲消息外國人,美國,英國,日本等等如何欺負我們中國。這個方法的確有效。
但,新中國成立後,政治及謀策階層,有實權在握的機乎全部草根,即等如我上次問 “一個好聰明但做清潔既嬸嬸,能升做經理嗎?” 不能,因為冇相對知識。所以那班草根無法制定國策,只能 蕭規曹隨。所以毛澤東策劃 ‘文化大革命’,箇中目的其實係想移除那班跟佢出生入死既有功人士,因為佢地雖然有功但無能力去管治國家。可惜,時不我與,毛澤東早死,變左走中間路線既抬頭,更演變成黨爭。
佢地為安撫人民,仍舊用毛澤東一套管治方法。可惜就係咁出事喇! 因為立國後唔再需要士兵再去殺人,而且要面對既係國民,需要實際國民教育,但若仍然告訴人民,我們中國成日俾外國欺負,我們要強大要報仇,那只會催化國民仇外敵外心態。一個國家,不論有沒有被別國侵略,也要自強不息,富強起來呀!
智者定會想得長遠,會考慮未來。第一,中國同時生存喺地球,縱然現在關門,但不能關一世! 因為沒有一個國家單靠內需就能生存,單靠內需,經濟只會 萎縮。還有,沒有一個國家有齊所有所需礦藏和物料,否則工業無法發展,國家無法進步。
必須要有外國資金流入,外國投資,與外國進行雙邊貿易。問題就接踵而來了。舉個例子 – 你中國要跟美國買大麥,但今年失收,價錢貴了。但美國原本跟你中國買蕃茄,但新彊大豐收,美國相對要你減價,那不就會有爭議嗎? 但當然這是小事。貿易發展會越來越多,亦因為公司,財政,賬目而演變成很多政治層面問題。

所以我說中國騎虎難下,因為一直灌輸國民仇外敵外思想,某些官員若跟外國有爭議,必不能退讓。雖然他們可能都明白 ‘妥協’ 係談判最高技巧。但若然讓步,就會俾國民唾罵,百官指責,所以只能硬著幹,相對越攪越多矛盾。政治同樣跟貿易是相對的,問題會不斷增加。而且,中國係後來爬上飽山,別人怎可能讓你輕易攞高位高分既呢,當然會踩番你落去啦,正常心態,放諸全世界都通用。中國係後來者,只能保持低調,等機會上。所謂欲速則不達,冇得閙人唔俾你上既,你越閙人,別人就更聯手地越踩你。
所以宣傳部不斷向自己國民抬高國家值,而另方面又去污蔑其他國家,去抹黑別人,其實好蠢架。你越係咁,就等於加更多火藥落個炸彈到。好危險架!
不過,有個問題,不仿問下自己,巳經灌輸左咁多仇外思想俾國民,為何還有那麽多人跳牆呢? 他們口中說著愛國,為何要住在國外? 為何要花錢買外國貨?
既然巳進入世界,就要按世界遊戲規則。好簡單,而家外國經濟唔好,好像是要靠你。但唔好忘記,外圍生意環境唔好,喺你國內既外資廠,連帶你出口都一樣受影響,所以唔好以為好事。好喇,你國民仇視人別人一樣敵視你,而家外國亦開始仇視中國人, 再過一段時間,外國經濟好番,嗰陣人地又聯手玩你,踩你。好漢怎敵人多! 看看周邊,而家話幫你既都係啲流氓之類只懂問你要錢既小國,唔止幫唔到你,你有事佢地走得快過你。
不過,事到如今,唔硬撐又唔掂,如果對外讓步,分分鐘命都冇仲會攪到內戰。無然,亂是遲早既事。而家死撑,但到外國,大量工人下崗,到時個火一樣燒到埋身。
有冇辦法解決呢?可以話冇亦可以話有。所謂有者,要 棋行險著, 釜底抽薪! 再嚟過。冇得慢慢改,唔係唔可以,係人地唔俾機會你。
“不見敵而戰”! 我們自己中國有大量有價值既著作,卻要學西方管治理論。哀哉!

分類: 未分類 | 在〈兵略,國策〉中留言功能已關閉

船夫

喺好多個十年之前,有個年輕船夫,好努力地划著船,他對自己說,努力吧,划多二十年可能日子會好些。
這樣過了二十年,船比以前破舊了,水流也湍急了,船夫划得越來越吃力了。但他仍然堅持著,鼓勵著自己說,繼續努力吧,再過多二十年,日子就會好些了。
這樣,船夫又捱過了二十年。船夫年紀比以前大了,水流更急了,划得比以前也更辛苦了。這一次他跟自己說,以前的幾拾年浪費了,平白無故的辛苦了。惟有從新再捱十年看看吧。他竪起了小帆,再奮力搖著漿,逆著湍急水流,吃力地向前划著。
十年又過去了,船夫巳經老了,船亦巳破爛不堪,連小帆也沒有了。船夫只有一支竹桿,吃力地在淺灘上,一下一下艱辛地向前撑著。這時他跟自己說,他巳撑了很多個十年了,希望不用再撑另一個十年吧!

分類: 未分類 | 在〈船夫〉中留言功能已關閉

分享

我從小就愛和別人分享。小時候跟同學分享 ‘孖條’,有朱古力也會分給同學。及至出來社會工作,有好嘢總會留起些給好朋友,什至電子產品,有時覺得好用會多買一到兩個給好友。幸運中了彩也會請他們飲茶食飯。惟一不和人分享的就是 ‘煩惱’。我有什麼困難,總愛藏在心裡,自己先行解決。真的無辦法,解決不了才求其他人幫手。
但現在世界變了!那天被人罵完才方然大悟。原來現今你跟別人分享所得,分享成果,別人會覺得你驕傲,覺得你在 ‘曬命’。不會覺得你是對他們好。難怪總覺得越來越少朋友和我來往啦!
不過,我還是我。我覺得將好嘢同人分享是快樂的事,對方是否高興在於他自己想法,我不用介意。

分類: 未分類 | 在〈分享〉中留言功能已關閉

我曾經有個仔叫 Roy Lung

我曾有個仔叫 Roy Lung

我有個仔叫 Roy, 我幾盡艱苦送他去美國讀大學,但畢業後,便沒有再和我聯絡。可能他相信我真有精神病,妄想症什至用大話去賺別人同情。 我曾向他提及我兒時遭遇,其實不應該向他提,除了他媽媽,我隱藏了這事巳很多年,因為太匪夷所思。

因為迷信,有高人批我與父母相克,什至令他們性命難保! 在我7歲時他們便送了我去寄宿,但之後再也沒有見過他們。只有和我父親同父異母的叔父,即日後充當我的 ‘監護人’ 來過幾次。但實際是,我14歲離開寄養教堂,之後叔父因為家窮,沒法收留我。
從 14 歲開始,我便是自己養自己,邊讀書邊工作,辛辛苦苦地完成中學教育。我這過往,你媽媽當然是知道的。 不過現在可沒有人能証明的了,能証明的人都巳千古了。

前塵往事,其實 Roy, 你媽媽自識我開始已經知道我好窮。 佢之所以嫁畀我, 在佢離開我嗰陣時才告訴我。其實佢從來冇愛過我,嫁給我只係覺得我個人比較老實,係可靠嘅飯票,係冇害可寄生既樹,博下我將來能夠飛黃騰達。所以成日叫我判嘢做。當時我係做地盤嘅,但係判嘢做要好多錢又要有好多人事關係, 所以冇可能。所以佢之後就好唔開心。

在結婚之前,我已經同佢提過佢哋唔係我親生父母。 你可以問返你阿媽, 結婚啲金飾同擺酒嘅錢,都係我哋自己出嘅。連擺酒,我 ‘父母’佢哋都冇去,仲係我嗰陣時個姓鄧嘅老細做主禮。結咗婚之後,我’父母’仲即刻趕我哋走。當其時我哋真係好窮,搬咗去大圍,只夠錢買一張床連櫈都冇錢買。所以我要不停開工,連星期日都要做埋,但係你阿媽就埋怨我冇時間陪佢。後嚟有咗你,佢話唔做嘢,專心湊仔。咁我更加要勤力啲去搵錢,如果唔係連飯都冇得開。

當日你出世,天后站落結構石屎連續三日,公司講明唔準請假。當年又冇手提電話呢樣嘢,佢入醫院亦都冇call我。 到我做完嘢放工返咗屋企,先至知道佢入咗醫院。我去到醫院,佢同佢阿媽,即係你婆婆,一唱一和咁鬧我羞辱我。我係去開工呀! 我唔係去左玩呀!

自此之後,你婆婆,你阿媽同龍貓三個,唔停咁鍾意就咥下我, 奚落我冇錢。而且你阿媽仲當我好似仇人咁。

你出咗世之後,我更加要搏命搵錢。連假期都要開工。但嗰陣時你阿媽,婆婆甚至龍貓都指罵我唔幫手湊仔,成日唔喺屋企, 好似我出去滾咁。

你阿媽仲時不時用啲尖酸刻薄嘅說話,埋怨我 ‘阿媽’ 唔錫個仔,淨係錫個女,乜都畀曬個女唔理個仔。 有一年新年,你大概兩歲。我哋返去拜年,你阿媽同人哋嗰邊嗌大交,抱住你拉住我就要走。 落到門口差啲滑到,就一路行一路鬧, 將啲氣發洩曬落我度。 返到車上我同佢講咗一句 “都話佢哋唔係我老豆老母咯”。 自此就冇再返去探佢哋。’老母’死咗, 都只係去殯儀館一次同埋拜過佢一兩次。 所以佢係好清楚,佢哋唔係我 ‘親生父母’,唔好話畀我聽佢唔知。

原本一直都係相安無事,我只多做嘢辛苦啲。但係地下鐵路2期 80年代完工之後,香港冇曬工程,百業蕭條。 我一樣失業。嗰陣時好難搵嘢做,但佢就成日話我點解唔去托石油氣,點解唔去做咕哩,我就同佢講我咁廋,人哋見到我都唔畀我做啦。咁佢就發爛渣走咗返去阿媽(你婆婆)度。 其實我當時都有去做散工,幫啲裝修判頭搬木板呀,執頭執尾嗰啲。但係佢返咗阿媽嗰度,留低你喺屋企,變咗我咪做唔到嘢囉。 可能你都會記得, 我曾經拖住你通街搵屋搬。原來佢係有預謀既,佢明知我冇辦法,一定會去求佢返嚟,咁佢就開出呢條件畀我。

第一,我哋只係有名無實嘅夫妻, 所以不能同房。
第二,佢阿媽(即係你阿婆)搬埋嚟同佢一齊住, 嗰陣時得兩間房,你一間房佢同佢阿媽一間房,咁我咪要瞓廳囉,我諗你都記得當其時喺官塘住嗰陣,我係瞓廳嘅。
第三,我搵到嘅錢全部要交曬畀佢,由佢安排畀返啲使用我。
第四, 佢唔會管我飯餐,食飯飲水全部我自己搞掂。

但係你婆婆仍不停咁整我,朝頭早四點鐘起身抹地,十一二點起身洗呢樣洗嗰樣,變咗我冇得瞓。

好在啱啱國內開大門,有工程做,所以嗰陣時我就返咗大陸做工程,所以你就成日都見唔到我喺屋企啦。

我返大陸做嘢,一方面係搵多啲錢,另一方面係唔使成日聽你阿媽同你婆婆啲難聽說話,亦避開下唔好同佢哋嗌交。 我唔係拋身離開屋企去國內做嘢,邊度揾到錢供你去讀私立中學,邊到儲到錢俾你去美國讀書吖? 當時,去做嘢既係國內東北地區,你不仿查下歷史,80年代既中國東北係乜嘢環境! 你估一個人離鄉別井,去到一個完全唔認識,又乜都缺乏既地方做嘢會好開心呀?

我由低位一路努力工作,升到項目經理,去到大昌,再由工程部經理爬到部門經理,及後再爬到出任一間美國廠亞太地區經理。而你媽媽卻在我曾低沉時提出那些,無恥,無理條件。這些,你媽媽當然不會告訴你。到你去美國讀書,再轉去威斯康新時,因為費用貴,我要賣,當,借才能够錢給你。但你媽媽卻不想用以前做政府工的退休金,來幫我分擔部借務,所以要求和我離婚。離婚後,你媽媽卻到處跟別人說是我要求的! 不過律師是她找的, 一切都是她安排的,我只是有一晚上去簽字罷了。

你既然不聯絡我當然也不知我近況,那我告訴你吧! 那年金融風暴,美國工廠賣了,我們非美籍員工全解僱了。

我回到香港,身上只剩數千元,一時間又找不到工作,但銀行卻要我還清欠款。結果被銀行迫我申請破產!破產後,乜都俾政府充公哂,更加冇人請,朋友怕左你,即刻變成社會陌生人,孤立無援! 惟有轉行由以前文職改為做維修。還好,雖然辛苦,因為一方面從未做過維修機器,精神與體能上壓力極大,但勉強都可賺到糊口。可惜,好景不常,人老了,2018年尾不慎傷左腰骨同髖骨,腰骨能醫好,但髖骨則冇得醫,行路一步痛一下。但 TKO 醫生話只能批10%傷殘,因走路並不影響工作,因為我既工作唔係用腳。這樣一來就唔可以申請傷殘津貼。就咁樣,我就一直捱苦。
申請綜援,社會福利處話人事登記處我記錄上有個仔,如要申請,則要証明我沒有接受供養,即是要你簽一份 ‘放棄撫養授權書’,我到找你?

我何曾有對你地唔住,為你仆心仆命捱一世苦既’老豆’,至今仍然捱到不似人形,要省吃儉用過日子。真沒想到我捱盡一生,竟然下場是這樣。

不過我想,當你看到這封信時,我巳經離開了。辛苦勞碌了一世,終於可以休息了。

自問巳盡了責任的父親

分類: 未分類 | 在〈我曾經有個仔叫 Roy Lung〉中留言功能已關閉

人與機器

其實人與機器差不多。人年青時就像機器新的時候一樣,不停運作,那時候,因為其他人要利用你,對你照顧周到。
但到你們老了,就像機器舊了,失去生產能力了,便會被人拆走。一是放在爛鐵倉任由銹壞,或者當爛鐵賤價賣掉給廢鐵場。

分類: 未分類 | 在〈人與機器〉中留言功能已關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