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証自明

人人生而平等,造物者並賦予他們若干不可剝奪的權利,其中包括生命權、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(英語:Life,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)。為了保障這些權利,人們才在他們之間建立政府,而政府之正當權力,則來自被統治者的同意。任何形式的政府,只要破壞上述目的,人民就有權利改變或廢除它,並建立新政府;新政府賴以奠基的原則,得以組織權力的方式,都要最大可能地增進民眾的安全和幸福。的確,從慎重考慮,不應當由於輕微和短暫的原因而改變成立多年的政府。過去的一切經驗也都說明,任何苦難,只要尚能忍受,人類都寧願容忍,而無意廢除他們久已習慣了的政府來恢復自身的權益。但是,當政府一貫濫用職權、強取豪奪,一成不變地追逐這一目標,足以證明它旨在把人民置於絕對專制統治之下時,那麼,人民就有權利,也有義務推翻這個政府,並為他們未來的安全建立新的保障

分類: 未分類 | 在〈不証自明〉中留言功能已關閉

供港食物

呢啲係共產既污穢技倆! 同人地嗌交,就擄對方既人嚟勒索,同人經商爭議,擄對方既人做人質。你地抗議政府反對政策咩, 唔俾嘢你地食。
呢啲係乜嘢行為呀?係乜嘢思想呀!賊呀? 軍閥土匪呀!根本就係野蠻民族!

分類: 未分類 | 在〈供港食物〉中留言功能已關閉

既得利益者

其實,我係好支持班年青人。
好多人出嚟閙,話佢地攪事,害香港,害佢地揾唔到食。但,呢班人係既得利益者,同我地一樣,有工作,有收入,當然唔想受影響,有變化。
但有冇同D後生諗下? 就算好似我有D朋友,留下生意同家財給子女,但佢又有沒有問過佢仔女是否喜歡做佢嗰行呢?什至佢仔女想點都冇留意過, 只是自己替他們安排一條路! 咁雖然係好意但係錯架!
年青人想發揮自己,有空間俾佢地表現,自己選擇自己既路,其實絕對冇錯。可能我出身唔好,所以更了解這個心態。年青時,我們不也是有很多夢想嗎?
當年,我地唔識爭取,亦因為要生活(我自14歲開始就自己養自己),無得選擇,只能社會給我什麼路就跟著走。
所以我支持班後生,佢地仲有條件,仲可以有得選擇。林鄭政府呢套管治方法,越來越箍死我地言行自由,而且令人聯想到白色恐怖。
其實,部份表態反對既 既得利益者 只係短視。叫班年青人唔好攪,但咁只能保障佢地短暫得到利益。若然讓政府繼續咁管治下去,不停修改法律,好快就會乜都改變哂,最終更難揾食。回顧當年,97年後生活不是比97年前更艱難嗎?有人說是疫症同金融風暴,但反觀亞洲其他國家,為什麼只香港咁差? 因為政府無能,而且要聽命中央改變香港,要香港人好似國內人咁俾佢哋牽著鼻子走。其實,國內都開始有人反抗,之所以中央要強調 ‘維穩’,而且更怕香港出事。過往起義,香港都係培育地。

分類: 未分類 | 在〈既得利益者〉中留言功能已關閉

屋漏兼逢連夜雨

雖然你是看不到,不過我不在這裡寫,又能告訴誰呢!
學校放暑假,所以有兩個月冇 ‘救濟飯’,要到9月中才可能有。還要看學校政策有沒有改。
另外,更慘。間酒樓上個月執左,即係原本每天下午4時後平價盅頭飯沒有了。快餐店最平都4拾幾。惟有買罐頭如炸菜肉絲,煮上海面,咁一罐可食3餐,連面大約15蚊一餐啦!

分類: 未分類 | 在〈屋漏兼逢連夜雨〉中留言功能已關閉

嘆息

生活,就算不靠綜援,也勉強能過活,當然不能奢望怎樣的日子。

但我確實不開心。不開心並非因為冇生意或冇收入,我巳一無所有,巳不介意得失。

不開心的是人際間既事。例如客方,其實有好幾個都巳做左好多年,巳不止客人關係,咁多年以嚟,亦幫他們解決不少問題,教曉他們好多嘢。但他們卻過份地現實,人在人情在,一天不見,話變就變。

身邊既人,巳盡量唔會依賴其他們了。但有幾個所謂 ‘死黨’, 稱兄道弟的,也姑且亦無奈要信佢地。可惜,在你面前,天花龍鳳,一轉身即口不對心,其掠奪比不認識你者更什!

嘆息,並不全因為有這些客人及朋友,本來就係競爭世界,他們不做其他人也會。嘆息,也是為什麼這個世上只有我會對朋友推心置腹,交出真心誠意。但他們全都背信棄義,義氣變了兒戲,什至當我愚蠢,受騙。我無言語,只好嘆息。

分類: 未分類 | 在〈嘆息〉中留言功能已關閉

要飯

上星期收到社處回信,說我不合資格申請單身綜緩。原因是我未够65歲,所以不能申請老年綜援。另外根據人事登記處紀錄我有個仔,雖然我巳申報離婚而且有拾多年冇聯絡,但社處卻說無法証明他沒有供養我,除非他能書面証明。
我哭了兩晚,我過往懶惰嗎?我沒有盡責任嗎?我以前沒有照顧好他們嗎?相反為左供仔去美國讀書,欠下銀行不少債務,最終要破產。
以前,辛苦工作養家人,如今家人卻不養我!
算好彩總算暫時有間政府劏房,唔使露宿街頭。但食飯就要看兩間學校派飯情況,有時候有學生唔要或有剩,便會分給我們 ‘有需要的’。不過,一般都要等下午2時候,學生上課後才能分發給我們。這段時間天氣較涼還好些,天氣較熱時,部份巳開始變味,不過也不算太差。向別人討飯還能要求那麼多?
大半生日勞勞碌碌,勤力工作揾錢養家,供仔成材。到最後竟然差不多等同要飯。這公平嗎?

分類: 未分類 | 在〈要飯〉中留言功能已關閉

好痛

食左兩粒布洛芬,好似冇咁腫,但但瘀黑仲未消。坐骨舊患又穩穩痛。不過最慘係手踭,腫哂,D瘀血阻礙關節活動,伸直手就痛到飛起。腳眼個傷口又埋唔到,仲流水。麻煩。

分類: 未分類 | 在〈好痛〉中留言功能已關閉

欺凌

從小到大都被人欺凌,沒有父母長輩,就算小孩子之爭,到最後也是我的錯,老師如是,其他家長如是。這個情況一直到我長大也沒變。惟一是那幾個月,一斑人懂得合群,相幫及互相守護。但回港正常上班後,欺凌事件每有發生。如某人的親戚在公司年資老什或位高,便可要你幫佢做嘢,要你刷鞋埋堆,送禮請飲請食,否則處處針對你。所以我經常被人針對,因為我賺的錢,只能勉強够我生活,不同其他人有父母照顧,自己揾錢自己使。所以我冇錢請客更無錢送禮,自然無法埋堆,所以各方都針對我。無論我盡力做到最好,到頭來上司都會評得我好差。
人,有時真的一生會遇很多不公平既事,這個世界根本就沒有公平!

分類: 未分類 | 在〈欺凌〉中留言功能已關閉

N 無

N 無有幾多種? 我冇親人,無朋友, 無人聽我講嘢, 無人跟我說話,我無錢,除左臭皮囊和幾件破衣服就一無所有了。還可以 ‘無’ 什麼嗎?

分類: 未分類 | 在〈N 無〉中留言功能已關閉

人與機器

其實人與機器差不多。人年青時就像機器新的時候一樣,不停運作,那時候,因為其他人要利用你,對你照顧周到。
但到你們老了,就像機器舊了,失去生產能力了,便會被人拆走。一是放在爛鐵倉任由銹壞,或者當爛鐵賤價賣掉給廢鐵場。

分類: 未分類 | 在〈人與機器〉中留言功能已關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