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變幻

呢個世界好多時就係咁奇妙, 好多年前我本身係讀結構工程,當年係叫理工學院,唔係大學,所以,其實我讀完之後都係做唔到工程師。我讀結構工程嗰陣,夜晚我去埋讀內燃機文憑,當年冇機舖,冇 Disco 更冇 Karaok,所以較流行夜校進修。 估唔到最後就做咗機械。結構工程畢業之後我去左做地盤,做過地下鐵路過海沉龍(隧道)柴灣站呀甚至係做輕鐵路基等等。有一年,地鐵全部完工,建築行業變成不景氣,因為做工程係按contract,所以就搵唔到嘢做,最後我就轉咗行去咗一間叫electrolux當年叫麗都公司,返咗國內做project(其實返國內做嘢亦因為家庭原因)但係呢,原來返國內做project,係要由sales開始做到簽合約送貨安裝交貨,叫做turn key project,嗰陣時開始我就跟咗一個姓許既中國部經理學銷售。佢好好,教識我好多嘢,喺佢身上真係獲益良多,無論做人做事都學到唔少。1995年electrolux關閉中國部,我就返咗嚟香港, 咁返咗嚟之後我就搵嘢做,咁啱edward keller開拓中國部請中國部銷售經理,我就去見工。當時interview我嘅就係Thomas Colliati同埋鬼仔, 當日Thomas見到我嘅履歷,就話叫我唔好做中國部sales,不如做香港工程部經理,因為香港工程部經理啱啱走咗冇人。我因為搵嘢做,冇所謂啦又做下工程部經理囉。所以佢就請咗我。但係因為冇經過人事部同意,所以從嗰陣時開始,人事部michelle ng 就對我好大意見,又唔同我登記履歷,又唔同我做所有文件,好似我唔係打緊大昌既工咁!後嚟 Thomas返左瑞士,鬼仔又過左去台灣,之後就更變本加厲,樣樣事都針對我。直到2003年大昌洋行賣咗畀 seba heyna改咗名叫dksh,咁line 8就close down咗。到我走嗰個月, roger kuster 因為要寫推薦信,recall我既個人檔案,但佢後嚟同我講,話我個人事檔案乜都冇。 好好彩可以過咗去apw, 其實當年我能夠去apw做亞太區經理亦都因為係我嘅資歷,如果唔係佢地點會請個做工程部嘅人做經理呀? 但係好景不常,做咗幾年之後可能生意太好,apw賣咗畀另外一個集團, 咁我哋非美籍僱員就全部遣散,咁我就返咗嚟香港。 返咗嚟香港之後冇嘢做,咁我就去左鬼仔度,作為sub-contractor繼續做我嘅富源公司,提供服務。好多嘢就係由嗰陣時開始變化得好緊要。 唔知點解中國人係睇唔起做維修既,特別係香港同國內,可係冇乜學識既先至會做,所以俾人覺得最低下。就連鬼仔公司入面既入都睇唔起我,亦有多人以為我係靠鬼仔嘅關係去佢公司度做contractor。好似jason成日話“做維修要讀書㗎咩”,有試過有人話“睇你個樣唔慌讀得書多啦!”,就好似日前,就為左一張單,俾人閙“你讀多兩年書至同我呦啦!”。無他,因為我係做維修而且唔係著西裝打呔,其實喺外國同美國嗰邊,可能大學生比較普遍,做維修可能都係大學生,所以唔會話睇唔起做維修嗰啲,相反係好尊重做維修做技術嗰啲。 由一個亞太區經理忽然間變成喺入地眼裡最低下嘅維修員,由穿西裝變到爛身爛勢,心態係好難平衡架!我曾希望能夠調整自己心態,好讓自己去接受現實,但呢幾年打擊同傷害不斷,而且所有問題都只有我一個人去承受,使我變得更情緒化,喜怒無常,而且心境越嚟越差。
其實我一生當中有好多唔開心既事,但並非由我而起,只是因我而起。但為什麼要針對我呢?不過,人生有好多嘢唔因就有果。受我們控制。看看一生路途。如果當年唔係讀內燃既無奈但亦非常玄妙!有機,咁大昌絕對唔機會會請我,我亦唔會有機會做工程且,唔係部,亦由於‘好學’夜晚走去讀埋煤氣牌照做工程部經理,大昌就唔會送我去德國,瑞士及意大利工學識整combi,燃氣設備(讀煤氣其實好皮毛廠去。而培訓,嘢),什至急凍櫃等。亦無可否認喺鬼仔嗰陣學到同見識到更多唔同既機械,修而豐富我既知識。若非種種以往以上種種,就好似為左我要去做維經歷,可能巳經餓死起碼生活很差。無奈是我唔想做維修,誰不怕污玄秒係,一切經歷既,漕,誰不想受人尊重?就好似為將來某些變遷將來舖出一條怎樣既路呢?舖路,那現在所經歷既,又會為

發表於 未分類 | 人生變幻 已關閉迴響。

我憎恨

自從大個左知道自己其實係父母遺棄既,我就開始唔信人。及至讀書,因為孤兒仔,又冇哥哥姐姐什至父母幫你出頭,所有人都蝦你,同學蝦你就連老師都蝦你,因為乜都推哂落我身上,係唔會再有人去嘈佢地。那時開始覺得呢個世界好唔公平,起碼對我唔公平。而且大部份老師都不喜歡我。因為成績一般,且從來唔參加活動。但他們卻唔知道我放學後還要做兼職,半工讀,品學兼優呢個只是做戲至有。
及至出來工作,同樣原因,冇家庭背景,冇長輩提攜,冇人扶持,只有從低捱,而且工作即是錢,冇工作,冇錢就即刻有問題(唔似Tim,冇工做仲可以食老豆),所以真老細既氣要受,假老細既氣要受就連同事既氣都要受。我開始討厭人類,憎恨人類,連像人類的生物也覺厭惡。
我不斷向上爬,由項目經理爬上工程部經理,再由工程部經理爬到上部門經理。我以為憑我拼博,可擺脫唔好既一生。誰知一覺醒來,枕邊人自顧自走了,兒子羽翼長成飛走了,我才發覺,我其實一直都生活在這個惡夢之中,以前只是自欺欺人覺得擺脫了。
我更加憎恨呢個世界,憎恨自己。我想脫離呢個世界,唔想同呢個世界上任何嘢接觸。我恨人類,人類滅絕最好! 我既復仇心態越來越強,我憎恨這個世界,憎恨這個世界所有嘢!

發表於 未分類 | 我憎恨 已關閉迴響。

朋友

以前睇過一篇文章,內容大致寫人與人之間。最記得作者說 “如果連你的生日都記不住,那他就不是你的好朋友”。 對,我非常同意。
“若果平常不會和你打招呼,打電話或發訊問候你的,那他根本不是你的朋友”。對啊!
我剛過去了的生日,沒有一個人打電話或發訊祝我生日快樂,他們全都記不起了。
在過去一星期,沒有收過任何電話,只收到兩個想我幫他忙的。
我有朋友嗎?

發表於 未分類 | 朋友 已關閉迴響。

人與機器

其實人與機器差不多。人年青時就像機器新的時候一樣,不停運作,那時候,因為其他人要利用你,對你照顧周到。
但到你們老了,就像機器舊了,失去生產能力了,便會被人拆走。一是放在爛鐵倉任由銹壞,或者當爛鐵賤價賣掉給廢鐵場。

發表於 未分類 | 人與機器 已關閉迴響。

中港兩地人民矛盾

有些人知道真相唔想講以為咁係中國人既 ‘厚道’,有些因牽涉其中而不願提,有些卻不知就裏亂咁 ‘吠’。
中港人民矛盾並非突發性,亦非只因 ‘自由行’ 咁簡單而導致,所謂 ‘ 冰封三尺,非一日之寒’。早喺80年代尾,即係我地而家香港金融大佬 ‘小加’ 喺 ‘中宣部’ 嗰度任職嗰陣,中國門戶剛開放不久,大量外資(包括香港)大量擁入,一時間使國內生活於物資缺乏既人民,接觸到外面世界好多新奇及奢華既物質,因而掀起 ‘崇外’ 熱。而香港因為人種都是中國,喺某些地區更沒有語言及習慣題障礙,因此 ‘崇港’ 心態更強。什至有好多女孩子不顧一切只顧嫁到香港便好,因為可以離開國家去到另一個繁華世界。
因為怕這種心態漫延,有機會引起反政府思維,因此 ‘中宣部’ 開始攪 ‘民族思想大革命’,其實破壞性不次於 ‘文化大革命’。‘中宣部’ 開始在傳媒入手,電視劇,新聞片段,報章什至 ‘假作家’ 出書,報導一些香港人怎樣壞,如何欺騙國內人特別騙國內少女。香港人如何囂張,如何看扁國內人,好多事都刻意批評中國及國內人等等,等等。當然過案是有的,但就給他們渲染到好似全香港人都這樣,本來一只蚊被放大到牛咁大!
點解要揾香港? 因為香港鄰近中國,亦是國內人最可能去既地方。至於外國,一來語言在當時對國內人來說是一個大障礙,而且就連 ‘中宣部’ 都不太認識(小家當年都未出國留學),所以其實係講無可講。
呢種思想好快植根,國內人開始對香港有戒心同開始疏離,卻轉而 ‘崇美’ (特別是尼克遜於70年代中期訪華而促成中國開放門戶)。另一原因是美國在外資當中,投放到中國的數量相對較多,所以90年代初,國內人民接觸美國人及美國事物較多,這亦是為什後來中美產生對抗現象既成因。
為左對抗及壓制中國,美國 NSA 開始攪滲透(一般人常聽到CIA, 但在國土局未成立前,美國安局在海外攪作要比中情局多)。 可憐香港真正是國內 ‘橋樑’ 但好事壞事都係!
美國一方面要借香港堵塞中國,拖中國後腿,另一方面要借香港打擊中國在世界舞台聲譽。你估美國英國真係傻既咩,早就部署好回歸前後要將香港變成點,始終英國對管治殖民地好有經驗,唔好當 ‘殖民地事務辦公室’ 死既。你估真係好似人地講 “英女皇驚到落樓梯都機乎跌倒”,呢個咪係 ‘中宣局’ 攪既宣傳囉! 以為香港係乜?真係咁重要咩? 香港只係任人擺佈既棋子。
NSA 開始喺國內及香港揾 ‘傳播界’ 既人。喺香港,就照煮同樣菜色,利用各類傳媒,所有途徑渲染國內人如何污漕,做盡多少非法事,多少強搶詐財事,機乎全部 ‘男盜女娼’,為左乜,就係想攪到好似而家咁囉! 而咁都驚唔湊效, 同一時間英國開始慢慢徹走英方官員,改為委任部份聽話既港人,因為佢地好明白,呢些係飲英國人奶大既,將來香港回歸之後,也無法跟中國協調。慢慢在政府架構放入呢些毒素,另方面,有系統地䆁放 ‘民主’ 俾香港人,什至改法例,做大量工作倡議民主。將呢些思想植入年青一代,因為佢地好清楚,中國係唔可能達到呢個民主水平既。你看,兩個目標不是巳達到了嗎?
中國管治及政治手段經驗不足,而且開國初期高層既大部份什至不認識外國,而且不斷內部鬥爭, 有識之仕被貶,抬頭者勝利沖昏頭腦,真以為外國人愚昧,中國人才是有智慧。結果連番外交失利,國際舞臺出醜。到了最近十年,因為國內出國留學的人多了,年青一代見識多了,老幾界亦相對要退下來了,這些都令政治局有著重大改變。對外對禸政策都有進步。但因為 ‘先天不足’,要全面整頓確實是不可能了。其實都可以從中央對香港態度改變可見一班。中央一定要拑制,這是必定的,另方面盡量不要硬碰。一方面始終根深蒂固高壓管治心態另方面真怕香港起來對抗。就算明知唔會損手爛腳都冇理由任蚊咬啫!
一切都在美英掌控之下。官員愛理不理,從外界招聘回來既司,局長,一係就只揾到些無能既,就算揾到有心做好既都因為下面不協調而舉步為艱。使部份走得就走,其他有能力既都唔會願意加入政府,唔想 ‘屎上身’。所以所地咪覺得政府一界不如一界囉。
較年青既,一方面接受過西方教育,另方面早巳受思想灌輸,唔接受大陸嗰套係正常既,而就好似國內人對香港人有歧見一樣,香港人也睇得太多國內既唔好嘢,對國內人也產生了歧見,咁兩地人民唔矛盾都幾難啦。但,無能既香港官員竟然仲叫香港人忍讓,包容,這不更火上加油嗎!
曾聽過部份公眾人物什至學者,大力反對學校推公民教育,怕會對後代進行 ‘洗腦’。呢班真係冇智慧既人! 問一個簡單問題, 你估學生認識屈原既嘢多吖還是明星歌星既嘢多吖?思想教育本來就唔會喺學校做既,係利用傳播媒體以 ‘潛移默化’ 方式,去改變人既思想,喜好什至習性。
就睇下,點解近代人,中外如是性情咁暴唳,咁火爆呢?就好似美國動不動就開槍打死人,仲唔係一槍而係要打哂個彈匣至停。原因? 不妨留意,當下電影,電視什至手機遊戲,大部份最受歡迎既都係 ‘打打殺殺’既。接觸多了,會變成恆常心態,部份心智差既更會模仿或霍霍欲試,一遇到接近環境便會爆發而不可抑制。其實傳媒力量係最大既,之所以 Trump 要大力評擊佢地亦真係有原因架。

發表於 未分類 | 中港兩地人民矛盾 已關閉迴響。

民族

地球上有著很多民族,唔到膚色唔同言語唔同生活方式,但都有一個共通點 – 都是人類。眾多民族裡,當然存在好多唔同思想, 唔同脾性既人, 什至有部份更會覺得地位高於別人而對另一些民族產生歧視。而當然每個民族都有名稱,當下則以國家為族群而以國家既人作為民族稱謂。就例如英國人,中國人等等。
可能是因為地域語言不同,也可能是習慣,不過更可能是作為貶詞。就好似 Michael 通常會簡略為 Mike。不過,的確有些是值得商榷,例如有些美國人叫日本人做 Japs, 叫越南人做 Nams,不過,真正出發點係乜則要問講者個心至知。亦由於稱謂變化可以有唔同含意,最近就因為某個名稱經常有爭議 - 支那。
其實,地球上仍有很多國家將 ‘猜拿’ 讀成 ‘黐拿’,他們並非侮辱這個民族,而是他們的發音可能就是這樣。我覺得這不怎奇怪。以前中國人都有 ‘威路琴’, 香港以前將 ‘ma ha la ja’ (印度人禮貌尊稱) 講到變左 ‘嚤囉差’。而後者更流傳成中國人歧視印度人既貶詞。
無論是發音也好,貶詞也好,其實都在乎講都既出發點。如果佢真要帶侮辱之意,就算不用那個名詞也一樣可以達致效果。
問題重心係我地既然都是 人類, 同在一個地球上生活,為什麼要去侮辱另一個民族呢? 我地可以唔喜歡某個政權,政權只係控制於一小撮人手上,人民無從干預,那為何要入罪整個民族呢? 好簡單, 世界都話希特拉唔好,咁係咪所有德國人都唔好呢?
所以唔應該因你唔接受某個政權,什至你覺得某個民族習慣不能接受,都不應該出言侮辱人地整個民族。唔係話要去包容,而係當你沒辦法改變別人習慣時,只能慢慢誘導,樣時間去改變佢 (日本男人以前晚上會隨街小便,時間同教育令佢地改變)。出言侮辱只會增加抗衡同對立,無助改善問題

發表於 未分類 | 民族 已關閉迴響。

逆向思維

有好多時,對某些事情我都會逆向思維。就好似最近 Otto Warmbier 事件,當然佢既經歷極其可怕!令所有人都深表同情。不過,我要去想既係為什麼他要去取走別人既 ‘革命標語’ 呢?動機是什麼? 當時他在想什麼?
我們不要用陰謀論去想,只循一般年青人思維方式去想。他取走那些標語,當然首先是貪玩。因為在他長大既美國,民主開放,就算是於法不容也只是很小事。他絕對不會了解一個極權國家是怎樣的,什至有人跟他說也不會相信。這些就如同他父親或爺爺長輩們跟他說,以前生活有多艱苦一樣,他不是抗拒,不是不想相信,但他對這些一無所知,亦沒可能接觸到,他如何去衡量呢?你們說多了反令他覺得都是故意編出來的故事吧了。
近這半個世紀,物資豐裕,生活尚算太平。尤其這20-30年代長大的人,從來不缺什麼,想要什麼,伸手便有。他們很接受和難相別人口中以前社會窮困的日子。所以他們只會以他們認為是對的方法去做。所以 Otto 便出事了。
其實他也沒有從另一個角度去想,極權國家裡面,統治者就神! 掉轉去想想有人走入你們教堂,取走一些神像之類,你又會有乜感受?
可能因為電腦既普及,令這2 ~ 3 代人降低了人與人溝通既能力,再加上電視,電影大眾化,而且更形成競爭,為了爭取觀眾,不斷製作一些刺激,火爆什至血腥電影。內容不乏搶掠,詐騙,設局 陷害等,而往往為了收激情效果,都會將壞人得逞,作奸犯科既人或害人既人怎樣風光等盡力拖長描述,而最終報應則草草了事。久而久之變成了社會風氣。人與人之間便存在著敵對心態,本來巳沒有溝通技巧,加上對別人有戒心而成隔膜什至敵對,這幾拾年來,人變得越來越自我,不會考慮自己的行為會否影響別人,自我心態日益嚴重。
Otto 就是這樣被害了。貪玩,不想後果,對其他事及人不尊重,我行我素,想做就就。
但每當提出這些問題,教育界會不讚同,其實怕責任推到他們身上。傳媒及影視界更不認同,否則他們還可以拍什麼電影劇集,播什麼激情新聞?就好像你要求石油公司支持開發可再生能源一樣,就算表面肯認同,因為環保是大趨勢,但實則只會搗亂! 邊個會打爛自己飯碗?
所以,人際關係只會越來越差,越來越多詐騙,人民與政府不協調,階層之間更多矛盾,什至會引發更多暴力事件更可能因而引發戰亂。
可能這就是自然界要改變人類世界,而給我們的科技,知識到最後反成了我們的禍害。

發表於 未分類 | 逆向思維 已關閉迴響。

男人

男人,是邊個世界上最愚蠢什至是最戇居既生物。一天到晚以為自己好偉大,有能力有責任去保護對方不受傷害。但實際上根本沒有人受傷害,或者有的也只是他自己,只是他自己不知道。而在傷害他的,卻是他一心要保護的人!

發表於 未分類 | 男人 已關閉迴響。

一生要為金錢惆悵

差不多一生人,都為了金錢惆悵! 從14歲開始,終日憂心學費啦,書薄費啦,學校雜費啦,生活費啦什至交通費。只是不會憂心娛樂費,因為娛樂巳是妄想! 以前的娛樂就是行山,花費小又可以消磨成日。又或者去那些家境較好的同學那裡,因為他們家裡有電視。最記得是播’太空怪客’時,每個星期六我們(三五成群) 日間做好工課便會去同學家那裡,吃晚飯及看那套電視劇。還好,同學的父母也不太介意(可能知道我們家境凄涼吧)。
畢業後,又要憂心找工作,又要憂心工資能否負擔日常生活。因為,讀書時期,好幸運可以跟同學同住而不用交租, 但畢業後便要搬出來找地方住,因此也就要憂心租金及水電費。工作了幾年,又要學儲錢,為了將來娶老婆呀!莫講那個年代工資低,就算能賺取多些,也需節衣縮食,把錢省下來。好了,總算成家了,可那擔子更重,除了要憂上述各項,還要憂家用,之後更憂兒子學費。
沒錯,隨著資歷增加,工資也增長了,什至勤勞工作也帶來升職,工資也相對增長。但,不要開心太早! 物價也長了,學費也加了,而且又要開始為兒子儲錢供外國升學。
好了,又過了一關,兒子終於升學了。但這意味擔子更重了。外國大學學費,雜費及他在那邊的生活費加起來就是一大堆,這個擔把我壓到透不過氣。
我無得選擇要去捱,但有人卻選擇不和我一起去捱。也罷,這那能勉強? 就我獨個兒繼續捱吧,心想,捱過幾年,兒子畢業了便可以有好日子過,唔使再天天憂錢這個東西了。
悲哀啊!兒子是畢業了,可是卻不再理我,一走了之。我不知做錯了什麼,做了什麼對不起他,她們,不過,我可沒時間去想太多,因為,我又要再去憂心租金,伙食交通等等等等。可能,我這一生都要為錢惆悵,直到我最後那一天。

發表於 未分類 | 一生要為金錢惆悵 已關閉迴響。

懷念往時

我懷念過往的日子, 並不是因為過往有什麼值得驕傲的地方,而是那個時候還不知道 ‘將來’ 的今天,有如此悲哀的下場。
那時候,我仍憧憬著一個美好的家,一個孝順成材既兒子。所以我那時仍仆心仆命為那個 ‘家’ 去捱,為兒子的將來去捱。
可沒想到當兒子成材了,憧憬著的,溫馨的家卻就沒有了。而且很快地連兒子也沒有了。原因到現在仍攪不明白。
捱了大半生,努力打做的一切,全成了泡影,灰發煙滅。到了如今一無所有,孤伶伶地一個人但卻仍然為生活去捱。
所以,我非常念那段 ‘未醒’ 既日子。人醒了,一切都會不開心。

發表於 未分類 | 懷念往時 已關閉迴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