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族

地球上有著很多民族,唔到膚色唔同言語唔同生活方式,但都有一個共通點 – 都是人類。眾多民族裡,當然存在好多唔同思想, 唔同脾性既人, 什至有部份更會覺得地位高於別人而對另一些民族產生歧視。而當然每個民族都有名稱,當下則以國家為族群而以國家既人作為民族稱謂。就例如英國人,中國人等等。
可能是因為地域語言不同,也可能是習慣,不過更可能是作為貶詞。就好似 Michael 通常會簡略為 Mike。不過,的確有些是值得商榷,例如有些美國人叫日本人做 Japs, 叫越南人做 Nams,不過,真正出發點係乜則要問講者個心至知。亦由於稱謂變化可以有唔同含意,最近就因為某個名稱經常有爭議 - 支那。
其實,地球上仍有很多國家將 ‘猜拿’ 讀成 ‘黐拿’,他們並非侮辱這個民族,而是他們的發音可能就是這樣。我覺得這不怎奇怪。以前中國人都有 ‘威路琴’, 香港以前將 ‘ma ha la ja’ (印度人禮貌尊稱) 講到變左 ‘嚤囉差’。而後者更流傳成中國人歧視印度人既貶詞。
無論是發音也好,貶詞也好,其實都在乎講都既出發點。如果佢真要帶侮辱之意,就算不用那個名詞也一樣可以達致效果。
問題重心係我地既然都是 人類, 同在一個地球上生活,為什麼要去侮辱另一個民族呢? 我地可以唔喜歡某個政權,政權只係控制於一小撮人手上,人民無從干預,那為何要入罪整個民族呢? 好簡單, 世界都話希特拉唔好,咁係咪所有德國人都唔好呢?
所以唔應該因你唔接受某個政權,什至你覺得某個民族習慣不能接受,都不應該出言侮辱人地整個民族。唔係話要去包容,而係當你沒辦法改變別人習慣時,只能慢慢誘導,樣時間去改變佢 (日本男人以前晚上會隨街小便,時間同教育令佢地改變)。出言侮辱只會增加抗衡同對立,無助改善問題

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