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變幻

呢個世界好多時就係咁奇妙, 好多年前我本身係讀結構工程,當年係叫理工學院,唔係大學,所以,其實我讀完之後都係做唔到工程師。我讀結構工程嗰陣,夜晚我去埋讀內燃機文憑,當年冇機舖,冇 Disco 更冇 Karaok,所以較流行夜校進修。 估唔到最後就做咗機械。結構工程畢業之後我去左做地盤,做過地下鐵路過海沉龍(隧道)柴灣站呀甚至係做輕鐵路基等等。有一年,地鐵全部完工,建築行業變成不景氣,因為做工程係按contract,所以就搵唔到嘢做,最後我就轉咗行去咗一間叫electrolux當年叫麗都公司,返咗國內做project(其實返國內做嘢亦因為家庭原因)但係呢,原來返國內做project,係要由sales開始做到簽合約送貨安裝交貨,叫做turn key project,嗰陣時開始我就跟咗一個姓許既中國部經理學銷售。佢好好,教識我好多嘢,喺佢身上真係獲益良多,無論做人做事都學到唔少。1995年electrolux關閉中國部,我就返咗嚟香港, 咁返咗嚟之後我就搵嘢做,咁啱edward keller開拓中國部請中國部銷售經理,我就去見工。當時interview我嘅就係Thomas Colliati同埋鬼仔, 當日Thomas見到我嘅履歷,就話叫我唔好做中國部sales,不如做香港工程部經理,因為香港工程部經理啱啱走咗冇人。我因為搵嘢做,冇所謂啦又做下工程部經理囉。所以佢就請咗我。但係因為冇經過人事部同意,所以從嗰陣時開始,人事部michelle ng 就對我好大意見,又唔同我登記履歷,又唔同我做所有文件,好似我唔係打緊大昌既工咁!後嚟 Thomas返左瑞士,鬼仔又過左去台灣,之後就更變本加厲,樣樣事都針對我。直到2003年大昌洋行賣咗畀 seba heyna改咗名叫dksh,咁line 8就close down咗。到我走嗰個月, roger kuster 因為要寫推薦信,recall我既個人檔案,但佢後嚟同我講,話我個人事檔案乜都冇。 好好彩可以過咗去apw, 其實當年我能夠去apw做亞太區經理亦都因為係我嘅資歷,如果唔係佢地點會請個做工程部嘅人做經理呀? 但係好景不常,做咗幾年之後可能生意太好,apw賣咗畀另外一個集團, 咁我哋非美籍僱員就全部遣散,咁我就返咗嚟香港。 返咗嚟香港之後冇嘢做,咁我就去左鬼仔度,作為sub-contractor繼續做我嘅富源公司,提供服務。好多嘢就係由嗰陣時開始變化得好緊要。 唔知點解中國人係睇唔起做維修既,特別係香港同國內,可係冇乜學識既先至會做,所以俾人覺得最低下。就連鬼仔公司入面既入都睇唔起我,亦有多人以為我係靠鬼仔嘅關係去佢公司度做contractor。好似jason成日話“做維修要讀書㗎咩”,有試過有人話“睇你個樣唔慌讀得書多啦!”,就好似日前,就為左一張單,俾人閙“你讀多兩年書至同我呦啦!”。無他,因為我係做維修而且唔係著西裝打呔,其實喺外國同美國嗰邊,可能大學生比較普遍,做維修可能都係大學生,所以唔會話睇唔起做維修嗰啲,相反係好尊重做維修做技術嗰啲。 由一個亞太區經理忽然間變成喺入地眼裡最低下嘅維修員,由穿西裝變到爛身爛勢,心態係好難平衡架!我曾希望能夠調整自己心態,好讓自己去接受現實,但呢幾年打擊同傷害不斷,而且所有問題都只有我一個人去承受,使我變得更情緒化,喜怒無常,而且心境越嚟越差。
其實我一生當中有好多唔開心既事,但並非由我而起,只是因我而起。但為什麼要針對我呢?不過,人生有好多嘢唔因就有果。受我們控制。看看一生路途。如果當年唔係讀內燃既無奈但亦非常玄妙!有機,咁大昌絕對唔機會會請我,我亦唔會有機會做工程且,唔係部,亦由於‘好學’夜晚走去讀埋煤氣牌照做工程部經理,大昌就唔會送我去德國,瑞士及意大利工學識整combi,燃氣設備(讀煤氣其實好皮毛廠去。而培訓,嘢),什至急凍櫃等。亦無可否認喺鬼仔嗰陣學到同見識到更多唔同既機械,修而豐富我既知識。若非種種以往以上種種,就好似為左我要去做維經歷,可能巳經餓死起碼生活很差。無奈是我唔想做維修,誰不怕污玄秒係,一切經歷既,漕,誰不想受人尊重?就好似為將來某些變遷將來舖出一條怎樣既路呢?舖路,那現在所經歷既,又會為

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